八又幾分之幾的影思

關於部落格
如果電影就是要一直不斷的看 他媽的
我到底看了幾部
  • 9761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放愛自由【愛,不怕】(Night Flight)

導演:李宋熙
編劇:李宋熙
年代:2014
     愛,不怕是導演李宋熙的第四部作品,講述高中校園裡申永俊自國中時期就傾心於同齡男孩韓志雄,但始終不敢表明心意,到了高中韓志雄成為班上老大,成日打架滋事,看似對所有人事物都不放在眼裏的漠然態度下,隱含著一份孤寂的傷痛,某日當永俊終於向志雄表明心意後,遭到的是一陣毒打與輕蔑,但永俊仍無法割離這段感情,三番兩次後志雄似乎開始接受永俊的感情,然而這同性感情是志雄勇於面對自我同性愛慾還是希望在孤獨的漂泊中能捉住上岸的機會?

    看完片後許多人都會熱烈討論一副十足異性戀模樣的志雄到底是不是同志還是雙性戀?其實就全片的脈絡來看,同志情愫反而是點綴年少感情的通俗劇渲染,用來牽引觀眾的情感投射共感,實際上影片所再現的校園暴力、性歧視、保守風氣的壓抑,是此片相當深刻的部分。所謂的校園暴力不僅只於同學間的霸凌,更多是著墨於為人師表的教師本身對學生的冷漠,只在意學生是否有用功讀書,能否錄取優秀大學,除此之外一切生活問題都無足輕重,如片中當永俊向老師提及自己朋友受到霸凌時,老師只是淡淡的回說你沒有時間交朋友。對整個教育體制的僵化與好求名利的現象作出了批判。

    對同志的歧視與保守的性別意識,在韓國仍舊是個禁忌的話題,導演並沒有去處理家庭與同志的關係,而是集中敘事於校園當中,可以窺見當永俊勇敢去面對自己身為同志的公開事實(當然是被迫出櫃),招來的是老師的羞辱、同學的惡意挑釁與欺侮,這些事態在當代台灣社會已逐漸改善許多,當然我們也曾走過這樣的傷痛,甚至因此慟失寶貴的生命。這樣的壓抑就如同片中經常描寫永俊和另一位同志朋友經常到一間荒廢的同志酒吧中聚會,象徵出同志身份在韓國宛如廢墟(被遺棄)等待拆除重建(強迫治療)。

   
       永俊和志雄的關係一直是處於糾結的拉扯當中,志雄得知永俊對自己是有情愫之後,常常對他拳腳相向,我們可以視他也許真的厭惡或害怕同志情感,然而這股厭惡也相當大程度是來自於韓國在性別意識的民風保守,不斷灌輸男歡女愛的單一情感模式,使他不願面對心底深處其實是有著對永俊的感情,而另方面的可能,志雄內心的孤獨讓他發覺突然有一位不畏懼自己威嚴的人敢接二連三的靠近自己,並對他伸出溫暖的關懷,使得一直處於孤獨的心裡狀態彷彿看見日出的朝陽,志雄和永俊的家庭背景頗為相似,永俊是單親媽媽扶養長大,志雄的父親因為參與工人革命運動被當作政治犯,牢獄之後便過著躲藏的日子,和母親的關係又相當冷淡,使得他無法從家庭中取得溫暖,校園中因為國中經常遭受霸凌,練就他堅毅冷酷的性格,終於成為幫派首領,但這保護牆同時也驅隔他在同儕中尋或關懷的可能,因此他對永俊的關係雖然一直都是保持著一定的疏離,但自己卻越來越清楚無法失去這個「朋友」,所以志雄對永俊的感情到底是愛情還是友情,是有想像與辯論的空間,不過片中有一場戲描寫的相當動人,也支撐兩人的情感關係:志雄默默來到永俊的住家前,等候了一會想要離去時卻發現機車故障,又徘徊一陣後他翻牆躍入,樹影打在永俊的屋內,畫面捕捉志雄呆看房內的模樣,等他離去後才出現永俊從睡夢中驚醒的坐起身入鏡的畫面。從看似無人都有人的過程轉變,建立起了志雄對永俊其實有著一股從無到有且難以割捨感情,相當動人。

    但如果策略性的假設志雄是同志身份,那麼當他片尾大鬧校園,毆打所有欺負永俊的人,並且奪回永俊相機的記憶卡,最後這場高潮戲除了是敘事上的高潮慣例外,這也可以解讀成志雄在經歷許多自我性傾向認同的掙扎後,終於勇於面對身為同志的事實,並且在民風保守的校園掀起反抗的波瀾,姑且先不論以暴制暴的手段問題(影片中暴力當然有敘事上的重點,俱有刺激並提升官能攝收快感的效果,但在社會層面而看卻是相對粗糙的觀念),整場戲可以看到志雄攻擊了所有曾嘲弄同志(永俊)的人也包括老師,最後志雄殺出重圍搶到記憶卡,並要將它將給永俊,甚至還對永俊露出了唯一的笑容,表徵出志雄爆發式的出櫃態度。此外,這高潮戲的也不是突然的由天而降,片中其實早已有傳接式的鋪陳,當永俊的同志朋友,因為被泄露同志身份他迫不得已轉學,前一晚他在校園的牆面上用噴漆寫上「這裡也有」,但沒有完成就被發現因此落荒而逃,之後永俊在經歷了諸多風波(出櫃、霸凌),並決定休學後他也效法,完成了朋友的句子:「這裡也有同性戀」,最後志雄激烈的復仇鬥毆則是以更激烈的手段來反叛,明顯可見革命敘事中一個重要的概念:傳承。

   
        然而就此來看中文片名愛,不怕】除了指涉永俊不畏於志雄的冷酷無情,一而再再而三的突破她的心房,也意謂著志雄本身勇於去面對自己身為同志的事實,不過以上闡述是假設志雄是為同志的基礎事實。
    影片最後描述了志雄前去尋找父親,並譴責因為他的自私讓他沒有一個溫暖的家庭,其實若是讓父親完全處於一個缺席位置,純粹以照片或錄影畫面出現,反而會更加深刻的展現壓迫志雄到無可喘息的孤獨感,而非分散敘事去對每個角色追根究底,往往一些合宜的角色留白反而更有凝聚力,如同永俊與志雄的同性情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