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八又幾分之幾的影思
關於部落格
如果電影就是要一直不斷的看 他媽的
我到底看了幾部
  • 101537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霧港(Port of Shadows)

此片馬塞勒・卡內(Marcel Carné)與詩人賈克‧普海威(Jacques Prevert)所編劇,之後倆人再度合作《天堂的小孩》(Les Enfants du Paradis,1945),與卡內的另一部《日出》(Jour se lève, Le,1939),是詩寫實主義(Poetical Realism)時期的經典代表之作。 詩寫實主義以社會寫實的手法融合詩意的情境與戲劇化的敘事,表現主角宿命論的一面,並瀰漫著悲觀的情緒於其中,展現被命運或時代的牽絆下,小人物壓迫的心境,道出人生在世的渺茫與悲劇性格,在詩寫實主義的詮釋下,沒有通俗劇中所謂的英雄人物,有的是面對生活無奈掙扎求存的小人物。 《霧港》的背景是中法戰爭後的法國,中國戰敗後越南被歸屬為法國的殖民地。男主角尚便是由越南逃回法國的軍人(尚.嘉賓(Jean Gabin)飾),他逃亡的身份表現出他被束縛的命運,對人們彼此的殘殺已感到厭倦,他如此說道:中槍的人摸著肚子,就像肚子痛的小孩一樣,手被鮮血染紅後倒下。感嘆生命如此的脆弱,因此他冒著車禍的危險救了一隻差點被卡車撞的小狗,並和讓他搭便車的司機起了爭執,當他倆人要打起來時,尚和解了這場紛爭,由此可見他並非暴力至上的人,其當有人要他去謀殺小流氓時他也憤怒的回絕,但接著他便為了保護心愛的女主角奈莉(蜜雪兒.西蒙( Michel Simon)飾)不受侵犯,毆打小流氓並殺了奈莉的養父,最後卻死在小流氓報復的槍下。尚的死象徵生命中充滿的無奈與矛盾,他一方面厭倦暴力的殘酷但卻用肢體的暴力去對待流氓,這矛盾就像他面對生命的困境一般,不斷來回的繞圈,就如片中的畫家所說:我已經盡力做了,但我總是在繞圈子。畫家的厭世態度在跳海自殺後把身份給了逃亡的尚,最後尚的死也成了呼應,是一種命運的延續。畫家的表現彷彿是美好的事物,但這畫家總是看到題材背後悲觀的一面,他看到一個人在游泳,便認為他會溺水,所以便畫他溺斃的模樣,他以消極的態度面對生活,而對尚來說當他認識奈莉後,對生活重新燃起了熱情,但他最後仍被槍殺身亡,畫家消極的自殺與尚新生活的開始卻被殺,詮釋出生命困境無法逃脫的一面。 另外一個表現命運無奈的是奈莉的教父扎貝爾,他相貌醜陋且猥瑣,因此他在片中不斷受到旁人的排斥,最後他在地窖中對奈莉坦言出一切,因為他自己愛上了她所以殺害奈莉的男友,甚至所有愛上她的人,所以他以尚逃亡的身份來威脅他。而扎貝爾最後說道:當我是「藍鬍子」時,但愛妳的心卻如羅密歐一般,這是多可怕的事。藍鬍子是柏羅(C.Perrault)的童話故事中的主角,他娶了七個妻子但都被他所謀殺並藏於房間中。在此喻為他的面貌或人猶如藍鬍子一般可怕,但他對奈莉的愛卻如羅密歐一樣的癡情。這場戲的建構讓前面本是令人嫌惡的商人嘴臉並帶著狡猾的性格,最後呈現出他內心世界的無奈,而他熱愛聖樂也成為強烈的對比,當他坦白一切時背景音樂正播放著聖樂,以聖樂的美對比出他面貌的猥瑣與內心的醜惡,在他被尚殺死的一景更剪入音響的畫面並強化聖樂的聲音,做為一種諷刺與批判。 片中除了身為商人的扎貝爾與其養女奈莉,其餘角色幾乎都是社會中低下層的人物,逃兵的尚、街頭的小流氓、酒鬼工人、畫家…等等。導演透過尚跟酒鬼表現出社會的現實面,當尚初到巴拿馬的酒吧時,在對畫家的怒罵中道出自己已兩天未吃飯,餓的胃彷彿要裂開一般。但他先前卻一直都不願說自己饑餓,只是因為自尊心作祟,但最後他卻仍不得低頭,他並說道:我有自尊心,很好笑吧!以此表現出對生活的態度已是最低限度的要求,只是三餐的溫飽罷了。而對酒鬼的詮釋,是他一直夢想著睡飯店中的床,一場戲是他投機取巧得來的小錢,到酒店中要住一晚的房間,但當他點了酒之後卻不夠錢再住宿,最後一次他終於在不喝酒的狀況下順利住進酒店,但卻被汽笛聲給干擾。低下階層的他們對生活的祈許都是很微小的,但這世界比他們的要求卻更殘酷。 一直跟著尚的流浪狗,其實是他自身的象徵,具有孤獨流浪的性格,詩寫實主義常利用象徵手法作為角色的隱喻,片末當尚死去後小狗掙脫繩子從船上跑下來,這兩者的呼應表現出尚在死後得到的解脫,也強化全片悲劇性的母題,只有在死後才能得到解脫。 片中的「霧」代表著人性的罪惡與社會政治壓迫的一面,而全片中唯一有明顯陽光的戲且整體感表現最美的,是尚與奈莉在旅館中過夜隔天早晨的太陽透過窗戶灑進房內,也是他們在一起最快樂的時光,但這些微浪漫的情境,馬上就被送來的報紙給摧毀,報上刊登出奈莉前男友死亡且被分屍的新聞。詮釋出現實與詩意的交錯與衝擊。 卡內對現實的勾勒雖然是相當富戲劇化的處理,但對現實的捕捉卻相當深刻,平日的生活對他們這群社會邊緣人來說似乎一舉一動都變得極度困難:想要求一頓溫飽、睡個好覺、與戀人相愛。對角色性格的描繪也具層次性,正面主要的人物尚呼應著反面的扎貝爾,但彼此卻非黑白分明的二元對立,可見到尚以暴制暴的行為與扎貝爾人性無奈脆弱的一面,而相對於這兩個強化的角色是奈莉與小流氓,做為輔助性的角色,再者是周圍的人物如:畫家、酒鬼等人來捕捉導演意念上的詮釋,對每個角色都有細膩的掌握,包括對流浪狗的處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