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八又幾分之幾的影思
關於部落格
如果電影就是要一直不斷的看 他媽的
我到底看了幾部
  • 101537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人情紙風船

山中貞雄於1937年拍攝的作品,以寫實的觀點詮釋出長屋中一名落魄武士的遭遇,他雖擁有武士的身份卻居於低下層人民的長屋中,他的潦倒與另一名地位崇尚的武士毛利先生成為對比,長屋中低下人民的生活也與當鋪商人的勢力也相互對比。 影片開始於一場自殺事件,一名武士在家中上吊,他的死亡和雨天後的晴天成為呼應,而他放棄武士的尊嚴不以剖腹而上吊自殺,引得居民的議論,最後才知他窮困到連武士刀也被當掉並以竹棍替代,這已明顯道出人民生活的每下愈況,對生活都成問題的人,尊嚴已不再是問題,透過武士對日本文化的象徵來詮釋,不僅深刻更是尖銳的批判。而長屋中的住戶因為生活貧窮便要求地主借著辦喪事的名義,其實是辦慶祝晚會,這表現與其說是對住戶的諷刺,不如說是展現這群人生活卑微的一面,平日難得有奢侈的享受,除了男主角海野是身為落魄的武士外,片中賣金魚的小販一開始便抱怨道生意的冷清,鏡頭以遠景呈現他挑著水桶叫賣的情景,其後更以理髮師新三的角色突顯生活上被壓迫的苦悶,新三本是長屋中的理髮師但我們卻未曾看他的生意,反而以取巧的方式經營小賭場,卻由此被地方流氓追打,導演在對新三的角色描繪上極為動人,首先表現他是一位精明且不務正業的人,並且私下聚賭,但也描述他具正義的一面,當海野被人圍打時他奮力上前制止,而他綁架當舖的女兒也只是為了抱負流氓老大的欺壓,片末當他前去赴約(與流氓老大決鬥)還不忘友人的相託,交待一名流氓要把傘送還給人。雖然最後他因為威脅流氓老大,讓長屋中的居民視他為英雄(也由此可見他們平日所受到的壓榨),但在整體鋪陳上,明顯可見他只是個形象猥瑣的小人物,只是單純為了生活求全,偷機取巧的角色罷了,而非一般通俗劇中(好萊塢)對英雄主義的建構。 在武士海野的塑造上,他雖然是個潦倒的武士但他仍具有身份的矜持,在一場戲中,新三熱心邀他喝酒並好意要幫他付酒錢,但他仍禮貌性的拒絕,自持身份不願與他(遊手好閒之人)搭上關係,這對比後來新三不顧生死當面汙辱流氓老大,他的骨氣與海野三翻兩次低聲下氣去求毛利先生,甚至在雨中跟他相求的景況,形成強烈的對比與諷刺,道出武士尚不比一位不學無術的浪子,當他被流氓毆打的一場,在他被新三解圍後,趴在地上的他撿起一旁掉落的刀,當做拐杖支撐著爬起,這行為呼應著先前以竹棍代替刀的武士,除了表現尊嚴的喪失外也預示他滅亡的命運。海野最後受新三的要求將當舖的女兒藏於家中,而引起旁人的閒語,也為了在妻子前維持丈夫與武士的尊嚴,屢次以謊言敷衍她已得到毛利先生的援助,以致當她發現真相後在絕望之餘親手殺害丈夫並且自殺,一名武士卻死亡女性之手,對男性社會主權的日本而言,是一針見血的批判與無情的嘲諷,更血淋淋的再現社會現實。導演也以海野屋內的低光度攝影對比室外或當舖商人家中的高明度攝影,與寬廣的空間,象徵彼此階級的差距與心理的壓迫。 對毛利先生的描寫一位上層階級的既得利益者,所做的一切只顧及到對自身利益的問題,所以在海野第一次與他見面,但未提出幫忙的請求時,他的態度客氣且和善,甚至邀請他到家中拜訪,但當他提拿出父親的信求他援手後,馬上便予以推辭並一再敷衍,最後在雨中像對待乞丐般的態度,扔給他錢後離去。 在階級的表現上,除了海野與毛利先生、長屋與當舖、地主與居民的對比外,當舖的女兒駒子被父母與毛利先生的說媒之下嫁到武士之家,但她真心愛的卻是店中的小夥計,但卻因為身份的差異而不得結合,同樣駒子雖是商人的女兒但仍是屬於平民的地位,因此唯有靠著毛利先生在社會上的階層,以收養她為義女的方式取得名位。而長屋中的地主明顯也是個守財奴,片末他利用新三綁架駒子的機會,趁機向當舖敲詐一筆錢,完全違反新三最初只是想平反黑道流氓的壓榨,也是既得利益者另種面貌的展現。另外,當舖與黑道的掛勾也說明商人暴力手段的一面。 片名紙風船指的是紙氣球,是片中海野的妻子手工製作做為家用的東西。一幕是海野呆坐在地板上,前面滾著許多紙氣球,象徵出他失敗的一面唯有靠妻子做手工藝貼補家用,以求維生。 影片的第一畫面是昏暗陰雨的空鏡,隔天的晴天卻傳出自殺的死訊,這兩場戲就以是這群底層人民生活最好的寫照了。山中貞雄對低下層與武士的描寫,也啟發日後山田洋次拍攝《黃昏清兵衛》(2003)等的「武士三部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