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八又幾分之幾的影思
關於部落格
如果電影就是要一直不斷的看 他媽的
我到底看了幾部
  • 101267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于洛先生的假期(Mr. Hulot's Holiday)

賈克.大地(Jacques Tati)沒有卓別林(Charlie Chaplin)的靈活逗趣、沒有基頓(Buster Keaton)的特技表演、也沒有卡普拉(Frank Capra)妙語如珠的惹笑對白。他近乎默劇般的表演,口中叼的煙斗的標記就像卓別林的小鬍子,總是一身灰調性的大衣,隻手推動著緩慢的影片節奏,在這宛如慢車般的表現中,做為乘客的我們有足夠的時間細細品味他所賦予的社會諷刺,往往帶著幽默的筆觸對資產階級展開批判。 影片起始於喧囂的火車站,此時看到人群熙攘的一角是一個正準備出遊的家庭,但母親正賞兒子一個耳光,這不愉快的家庭氣氛為接下來到渡假中心時的詮釋先做了鋪陳,隨後轉到月台上,一個長鏡頭畫面的右上方是廣播的喇叭,正播放著一連串怪異的「語言」,一群中產者因為不知道在那一月台上車,正亂竄於月台的兩端追趕火車。由這一場戲就看出賈克.大地不僅表現出幽默的一面,也同時帶出他深具的批判力,無需多餘的對白及花俏的技巧,廣播喇叭的怪異聲音搭配無頭蒼蠅一般的中產者,說明他們是被機械所控制的一群,原本是予人便利的機器發明卻變成人是機器的奴隸,這在其後的經典之作《我的舅舅》中花園的一場戲,一群中產者的聚會也有同樣的類似表現,一群人被制約在人工化的花園中進退維谷顯得極度滑稽。 在前往渡假中心的路途上,于洛開的是破爛的小車,似乎隨時都將拋錨,在狹小的道路上,一台豪華的轎車從旁呼嘯而過,逼著于洛的破車直駛到一邊的草地上,這就明顯展現出資本主義社會下的懦弱強食的競爭生態。 在渡假中心的表現上,所有人的作息活動都極度機械化,當飯店的服務生響起用餐的鈴聲海灘上的馬上一掃而空,晚上的活動也是如此,這與枯燥的都市生活又有何異?更特別的是晚上眾人在飯店大廳的休閒也相當肅靜,瀰漫著一股拘謹的氛圍,而當于洛在小房間中聽起音樂時,剎時劃破眾人的沉默,馬上引起怒目的反彈。于洛代表的就是人性純真自然的一面,這與卓別林有著相似性,以自身的純真對抗資本社會下的醜惡人性與互動關係,所以片中另一位小男孩也倣效他的行為獨自到小房間中開啟音樂,其下場也是遭到白眼,帶出于洛孩童般的天真情懷,所以在《我的舅舅》中和他的姪子是生活上的玩伴。只是賈克.大地對此的批判是更委婉的予以呈現。 對個人的刻劃也相當入微,如總是抱著一本書唸唸有詞的書呆子學生,讓一旁的女伴覺得無趣,而不停尋找有趣的于洛;還有忙碌的父親一直電話處理公務,總是在出遊前接到電話;整日疑神疑鬼的服務生;大打出手的牌局。另外一場戲更對比門可羅雀的化妝舞會(同樣大多是小孩)與大廳中眾人聆聽著政治新聞,背景的畫外音不斷播送著播報者的新聞旁白,此時于洛將舞會的音樂調大以蓋過新聞節目。 法國啟蒙運動的思想家同時也是浪漫主義的先趨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曾提出:文明社會的人不斷追求生活上的虛榮,受禮俗的擺佈,因而遺忘自我純然的天性,所有人幾乎是從同一模子中刻出的成品。人類受惠於文明科技也受制於文明科技。由此也可看出賈克.大地具浪漫主義的一面,追求人性的自然,繼卓別林後將此議題再度融合喜劇的手法詮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