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八又幾分之幾的影思
關於部落格
如果電影就是要一直不斷的看 他媽的
我到底看了幾部
  • 101267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遊戲時間(Play Time)

《遊戲時間》是賈克.大地(Jacques Tati)的最後一部長片作品,耗資甚巨加上事後的賣座並不理想,使他日後的經濟能力難以再支持他的創作,此片最令人震撼的不外乎建築物的搭建,如:辦公大樓、國際商品展覽場(博覽會)及夜總會飯店,在在強調出建築空間與人物的關係的互動,由此帶出他對科技進步下的新摩登時代的批判與對資本社會的諷刺。 首先在序幕的機場中,鏡頭多以遠景拍攝,我們可以輕易觀察出許多角色的步伐顯得相當僵直仿如機械一般,連轉彎都是直角進行,道出人被機械化的擺佈,而在後面一場辦公大樓的接待室中,一位男子從進門開始的所有動作直如機器一樣,極度流暢,且左右對稱的表現拍灰塵、拿資料、填寫、思考到收回等動作,讓人聯想到他就如工廠中制式化的裝備線機器,人的自我異化也由此展開。當于洛下公車到一棟辦公大樓後,就展開一連串的迷宮追逐,他迷失在大樓中無所適從,儘管內部規劃得井然有序,但也更強化出物與人彼此間的疏離感,在一場戲中,鏡頭採俯視的觀點,我們看到某職員由小辦公室中走出到遠處一間辦公室外收取資料,再回到自己辦公室中打電話連絡,但諷刺的是電話中的對方就正在剛才他收資料的辦公室裡面,賈克.大地以此行為徹底詮釋出人徘徊在先進科技下的迷失。 另外特別的是,辦公大樓幾乎是以玻璃建築,一場表現一位路人問一個管理員是否有火,那管理員打手勢叫他往前走,然後我們才知原來他們間隔著玻璃,這場戲道出玻璃的透明化乍看來似乎拉近「裡」與「外」的距離,但實質上是更讓人容易忽略掉那無形的隔閡,外表的透明但實體仍未消失,也象徵出即使是透明化的階層體系其內部存在的不公義與只為在上位者服務的手段,又何時少了?當于洛請管理員找大樓中的職員時,他面對複雜的按鈕毛手毛腳的控制著,看似便利的機械其實也更添麻煩性。然後陰錯陽差地于洛與職員一直在大樓中相互尋找對方,當中一場戲,于洛看著對面的玻璃反射以為職員正在對面,當他跑去後那職員才看到他卻因公務纏身沒辦法過去叫住他,以致錯失良機,諷刺的是他們本在同一條走道上,這就又藉玻璃表現出資本社會下人的虛幻性或說不實際,不真實的一面。最後他們的相遇也是在街頭不期而遇,對比出自然性與機械性的一面。 當于洛在街頭閒逛時正巧遇到昔日的友人,他熱情的邀請他到家中小聚一番,此時我們看到他朋友所居住的房子朝人行道一面的牆竟是透明的,整棟樓四戶人家皆如此,老友邀他一同觀看電視,經由電視在暗中所閃光亮的頻率,我們發覺到隔壁家也收看同樣的節目,甚至連家中的擺置,黑色的椅子都完全一樣,強調出主張個人性的資本社會,到頭來都是過著齊一性的生活,彷彿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尤其那黑色的椅子,早在辦公大樓中就已出現,說明商品化社會的氾濫,所以行人面對透明的玻璃牆也視若無睹,就更代表出這種同質化的居家大同小異,絲毫不引人好奇。最後有趣的是于洛在離去時卻被困在走廊上,不得其門而出,呼應他被困於辦公大樓中的景況,都是受困於現代科技建築之下。 影片的第二部份是一群美國旅客來到法國,她們蜂擁到國際商品展覽場,那的場商介紹著各式各樣不可思義的奇特產品。這場戲中女主角巴巴拉,正開門進入會場時,玻璃門投射出巴黎鐵塔的影像,其後再次投影出凱旋門,這說明新舊時代的更迭異換,人們追求的不是歷史軌跡的建築,而是充斥商品販售的建築物。在另一場戲中,手扶梯交錯的人群,她們的裝扮呈現出她們似乎也已成為商品一般。 影片最後一段高潮,是夜間的飯店,於此賈克.大地首先批判商人的利益追逐與虛偽的一面,新開張的飯店根本未曾齊備,內容仍在進行整頓,雖然大體的形態已出來但細微處的缺失卻被極力掩飾,其中對比強烈的是廚房根本處於未裝潢的樣態,木板上仍畫寫著工程圖而電線也曝於其外,而經理走過舞池時鞋上黏起的一塊地板正是對他的諷刺,其迫切追求利益的心態。當客人陸續到來與樂隊的演奏,眾人開始進入失序的狀態,當電燈跳電、冷暖器出問題、天花板坍塌等等,都阻止不了眾人瘋狂的舞蹈,甚至當樂隊離場仍有人接手繼續演奏,眾人對餐廳內一切的問題都罔置不顧,徹底展現出現代人或說中產階級者的荒唐、墮落與瘋狂的一面。這飯店的戲中也表現出許多荒謬的戲碼,如:玻璃門破碎後,門房仍拿著門把假裝有門的幫客人開關;把玻璃門的碎塊當冰塊給酒吧;服務生的褲子破損,被迫到陽台外站著,接著有服務生壞了皮鞋、外套與領結都來找他更換;油漆未乾的椅子,使客人的背部都印上飯店皇冠的標誌…等等。 整體而言,前部的博覽會建築象徵現代人被囚禁在虛偽的空殼當中,資本化的發展淹沒人性的純樸。而後的飯店則是人們的墮落與荒謬的一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