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八又幾分之幾的影思
關於部落格
如果電影就是要一直不斷的看 他媽的
我到底看了幾部
  • 100405

    累積人氣

  • 24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生死問題(To Be or Not to Be)

《一代人》與《生死問題》雖然一部是寫實之作另一部是喜劇之作,一個是因納粹而逃亡至好萊塢的德國導演,一個是曾參與地下軍的波蘭導演,但其作品有著相同的歷史背景,描述二戰時的波蘭人民對納粹的反抗。而在影片中《一代人》以左派觀點出發,《生死問題》則是右派的理念。 開場的第一場戲,就可以看到劉別謙(Ernst Lubitsch)極度幽默的諷刺喜感!其內容是以畫外音描述當時波蘭的生活情景,背景為1939年8月仍是一遍歌舞昇平的景象,突然街頭上出現令人驚愕的人物-「阿道夫.希特勒」!在此有趣的安排是讓「希特勒」站在肉店前觀看,畫外音比喻說他看的肉就如想把歐洲各國將之吞食一般,隨後影片解釋為何「希特勒」會出現於波蘭街頭,畫面溶接到柏林希特勒辦事處,在此人人見面都以「向希特勒致敬」為打招呼語,接著看到一名德軍傳遞消息有人來見德軍長官,但當他進門時居然是一名小孩,並也說著「向希特勒致敬」,道出希特勒對人民的蠱惑力由成人到小孩的無孔不入,盡皆成為戰爭下犧牲的棋子,然後傳報又來竟是「希特勒」本人的到來,人人都呼喊著「向希特勒致敬」,最後他面無表情的說:「向我自己致敬」。此時,畫面一轉看到導演在舞台上喊說台詞有誤的問題。原來開場是排練的一齣關於反希特勒的舞台劇,在波蘭街頭的「希特勒」只是演員在試探路人,藉以肯定自己的裝扮唯妙唯肖。 故事描寫的是戰前舞台劇團的劇組在華沙正上演莎劇「哈姆雷特」(Hamlet),隨後戰爭爆發,一名仰慕劇組中一位女演員瑪麗亞.圖雅的飛行官索賓斯基中尉,在從英國偷偷越界到波蘭來阻止一名間諜會晤德軍時意外受傷,正巧被瑪麗亞給發覺而收留他,也因此整個劇組由於愛國情操捲入這阻止間諜的行動,並引發出許多事件,最後靠著眾人的演技與扮演希特勒的演員,得以全身而退逃離至英國避難。 劉別謙是一位相當右派的導演,其作品皆以闡述中產階級的生活為主軸,而在面對左右派政治對立的波蘭與處理反納粹的題材時,雖然沒有像華依達的《一代人》明顯把觀點擺在左派出發,但仍可看出整個劇團是中產階級人士,其重心也擺在對德軍納粹的嘲諷,而避開波蘭的政治問題。影片整體的母題以戲劇為主,除了以排練的戲劇作為開場外,影片的主題就是以演戲去瞞騙納粹,來破壞他們的計劃,而納粹間諜在舞台上死亡,布幕慢慢昇起,我們看到中槍的間諜倒在舞台上。以戲劇的虛假性、多變性等來愚弄納粹黨人為笑料,來諷刺希特勒狂妄的野心,象徵他也是個被宰制者,就如觀眾席上的人們被戲劇的幻覺給迷惑。 影片的高潮在於納粹間諜被殺害消息傳到一位軍官耳中,但假冒間諜的男主角圖雅卻仍以為天依無縫的前往會面,唯有他的太太瑪麗亞.圖雅事先在軍官那得知消息,但已無法阻止早就離去的丈夫,因此便向劇團求助,在納粹軍官這邊也以守株待兔的方法等待假扮的間諜圖雅,並刻意將本尊間諜的屍體擺在會客室,讓圖雅先在房中等他,好在他驚嚇之餘逮捕,卻沒料到圖雅身上多一副裝扮的鬍子,他先將屍體上的鬍子刮掉再黏上假鬍子,然後找來正得意的軍官,執問道這已死的人是個假冒者,並讓軍官撕下他黏上的鬍子,以此來証明自己的「清白」,當軍官正賠罪時,前來營救的劇團並不知圖雅已化險為夷,他們假冒成軍官的上級長官,並拆穿圖雅的偽裝,藉機將他帶走以脫險,只留下驚恐、疑惑、自責的軍官。這場戲的鋪陳不僅幽默諷刺,也製造出緊張感,先讓觀眾擔憂圖雅被拆穿的謊言,在安然渡過後,又新來一批納粹黨人識破他的偽裝,最後才知道是劇團的人士,可謂高潮跌起的戲劇設計。 相較於同是反納粹的喜劇影片,卓別林(Charles Chaplin)的《大獨裁者》(The Great Dictator,1940),《生死問題》仍不免透露出右派者的保守意識,無法在喜劇的範疇下詮釋出更全面的社會問題或政治批判,如《蘇利文之旅》(Sullivan's Travels,1942)最終仍回歸喜劇給人的麻醉層面,講求喜劇的功能性,被壓迫者或遭剝削的低下層人民只需在好萊塢的喜劇之下尋找快樂,而忽略他們所蒙受的不公義與社會壓制。《大獨裁者》最後的演講雖然難免具有說教意味,但卓別林徹底的對戰爭與希特勒做出批判,並省思戰爭帶來的全球性問題,充滿人道主義精神。這點是《生死問題》遠遠不及之處,唯有在結尾處引用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威尼斯商人」中的一段:「你們用刀劍刺我們,我們不是也會流血嗎?你們搔我們的癢,我們不是也會笑嗎?你們用毒藥毒害我們,我們不是也會死嗎?」同樣呼應著被希特勒迫害的猶太人的心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