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八又幾分之幾的影思
關於部落格
如果電影就是要一直不斷的看 他媽的
我到底看了幾部
  • 101537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尚.雷諾早期默片探討之《水女孩》(Fille de l'eau, La)

此部作品是尚.雷諾(Jean Renoir)第二部默片作品,與《悲慘生活》(Une vie sans joie,1924)相同的是女主角都是社會上的低下層角色,並在某層面上受到有錢階級的壓迫,或是男性暴力的入侵。故事講述女主角古都勒(Gudule)與父親及叔叔(Jeff)一同生活在船上,在一次意外中父親不幸落水身亡,但父親所留下的財產包括船都被遊手好閒貪婪的叔叔給揮霍一空,甚至還試圖侵犯古都勒,她在逃離叔叔的魔掌後遇到一位以偷獵為生的吉普賽人,他與年邁的母親居住在拖車中,吉普賽人收留古都勒並教她各種偷獵的技巧,他們常在村中一位有錢農夫賈斯汀(Justin)的地盤上偷竊,當被他發現後便破壞他們捕魚的魚簍以示懲戒,因此結下仇恨,吉普賽人當晚便放火燒賈斯汀的稻米堆,引起村民一陣驚慌,眾人在賈斯汀的召集下前去燒毀他所居住的拖車,所幸吉普賽人與老母早已逃離,只留下孤苦的古都勒。 她整夜漫無目的的奔走在樹林中,並從賈斯汀開發的石礦場上摔了下來,因為多重的壓迫使她神智已瀕臨崩潰,如野獸般的獨自一人生活在樹林中,最後被磨坊主人(中產家庭)的兒子喬治(Georges)所發現,並給予照顧,古都勒的身心靈都逐漸康復起色,並與喬治產生情感的火花,就在生活一切順遂美滿時,她不期遇上那殘暴貪婪的叔叔,向她勒索大量金錢,她被威迫的情況下將原本幫喬治付帳的錢給了叔叔,因此蒙上欺瞞的嫌疑,終於最後被喬治撞見那粗暴的叔叔正欺壓古都勒而真相大白,喬治重新接納她離開這小鎮。 《水女孩》跟《悲慘生活》可說是姐妹之作,敘事內容(通俗劇)同樣都是說道社會背景低微的女性,受到社會上不公義的待遇,卻因身份與命運的牽連而無法擺脫這種折磨的處境,最後在中產者的援手下得到救贖的解脫。而《水女孩》的攝製以實景為主,也為此片增添寫實感,這實景拍攝到了《布杜落水被救起》(Boudu sauvé des eaux,1932)搭配上實景的環境音,詮釋出更具寫實感的處理。另外兩片中的女主角同樣都蒙受中產者所援救,延續著尚.雷諾對社會複雜層面的觀照,並非純粹對立的刻劃,不過片末都帶著濃厚的烏托邦色彩,這到《朗治先生的罪行》(The Crime of Monsieur Lange,1936)一片中便有回歸社會面的處理,男女主角在眾人的祝福下逃離法國前往西班牙,他們的逃亡是與社會抗爭下的結果(但不可倒果為因,詳細內容請見此片),他們的社會問題是延續性的發展所省思,到《大幻影》(Grande illusion, La,1937)則有更強烈與複雜的批判,而《水女孩》與《悲慘生活》則是封閉式的美夢,如:《大都會》(Metropolis,1927)片末資本家與工人的握手言合,都只是單純的烏托邦夢想。 此片所處理的兩個重心:男性霸權與階級差異。男性霸權主要體現在古都勒叔叔的身上,他可說是低下層中貪婪、暴戾乖張性格的代表,他的處理較為單一面,不似《悲慘生活》中一位低下層的混混,雖然有著高度暴力手段,卻對女主角悲苦的處境伸出援助,或是如《日出》(Le Jour se Lève,1939)又或《霧港》(Quai des brumes, Le,1938)中男主角尚.嘉賓(Jean Gabin)的詮釋,表現出低下層除原始暴力的衝動外更有著溫柔、壓迫、無奈的一面。除了叔叔外村中的男性,在一場放火燒吉普賽人拖車的一場,鏡頭以一系列男性臉部的特寫捕捉,呈現出跌坐在地上古都勒的弱勢與被壓迫之感,其後當她慌亂的奔跑在森林中而摔落到賈斯汀的石礦場下,更意味著她受到權勢的壓迫,石礦場便象徵著賈斯汀在村中的財富與權勢,而當她摔下後鏡頭切入一連串男性村民的臉部特寫(回想畫面),更強調出導致她精神失常的主因。最後這些男性的壓榨在一場她的夢境戲中得到完整的詮釋,她身著一襲白色如天使般的衣服走到樹林中,一棵樹上吊著一具屍體便是她的叔叔,而他的脖子上纏繞的不是繩子而是一條蛇,象徵出他的貪婪與險惡,當她跳到樹上後,身旁又出現叔叔與賈斯汀並且嘲弄著她,她越過原野來到一個長廊四周都是巨大的柱子,畫面再度疊影她叔叔與賈斯汀臉部的特寫鏡頭,這倆人的疊合影像除表示他們對古都勒的壓制外,也象徵出權勢階層者與流氓黑道的勾結,以利互惠鞏固自我地位,然後走廊上爬出一隻變色龍般的爬蟲類生物,接著她叔叔與賈斯也如爬蟲類般的爬在柱子上,向她呼嘯而過,展現出他們的野獸與野蠻的性格,當她被救走後卻又從白馬上跌落,似乎得不到救贖的解脫。這段夢境的詮釋在當時引起相當大的震撼,不僅表現出古都勒內在的壓抑,尚.雷諾慢動作與倒拍的運用與空間的扭曲感營造,呈現出夢境的神秘感也營造出畫面的美感,也影響日後考克多(Jean Cocteau)在「詩人三部曲」中的仿傚。
在階級差距的表現,主要是古都勒跟吉普賽人是低下階層,他們相對於富有的賈斯汀,影片在介紹吉普賽人時他正在偷獵,日後還讓古都勒與他合夥偷竊食物,這表現雖然有點刻板印象道出吉普賽人是屬於小偷一類的流浪民族,但更大的意義在於他低下層的身份,吉普賽人因生活方式的歧異因為遭受社會的歧視,所以有著自我一套的生活方式,也表現出村民對不同民族的排斥,他們雖帶有犯罪的行為,但仍是為生存而努力,這在《遊戲規則》(Règle du jeu, La,1939)也有所詮釋,偷獵者為生活抓兔子,對比中產者為娛樂而獵殺兔子。另外,喬治的父親拉耐爾(Raynal)是磨坊場的主人,當他前去堪察的一場戲,他倒靠在二樓陽台的欄杆上,支撐不穩的欄杆便順勢向後倒,然後拉耐爾卻登記一切正常,欄杆的戲表現得猶如卓別林(Charlie Chaplin)的特技一般,而片中也不乏類似的逗趣畫面,如:古都勒拿塑膠喇叭呼叫父親後,嘴上卻留下一圈黑印,或賈斯汀在向村民訴說吉普賽人的惡行時卻意外掉到大水桶中,可見尚.雷諾不僅從卓別林那學習到人道主義的關懷,也嚐試表現出他的滑稽感。 此時期的尚.雷諾在意念的處理雖然並不深層但已相當明確,可說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這些意念到其後的作品都有更完整與複雜且全面性的詮釋,更重要的是捨棄烏托邦式的封閉結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