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八又幾分之幾的影思
關於部落格
如果電影就是要一直不斷的看 他媽的
我到底看了幾部
  • 101267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黑獄亡魂(The Third Man)

這是一部經典的黑色電影(film noir)揭示出二戰後的維也納社會瀰漫在地下幫派與無道黑市的交易中,展現人性貪婪追逐利益的一面。講述一名通俗小說作家馬丁(Holly Martins)從美國來到維也納來投靠好友哈里(Harry Lime),不料他到的當天哈里便「意外」身亡,但馬丁經由房東與哈里朋友口中的說詞不一,發現這不是件單純的意外,因此身為偵探小說家的他便著手調查,最後竟發現到哈里並未死亡,而他更是地下黑市的販賣者,二戰後的維也納充斥著許多地下黑幫與黑市交易,哈里經由朋友在醫院工作偷渡許多盤尼西林,再將以稀釋後轉賣民間謀取暴力,造成許多無辜的受害者因用藥失誤而死亡或其他併發症,為此他假死以逃避警方的耳目。當真相大白後馬丁掙扎在友情與社會正義的取捨,其中他更煎熬在愛上哈里的女友安娜(Anna Schmidt),使他面臨到人性情感與道德間的徘徊。 故事以偵探元素為發展基調,馬丁雖不是錢德勒(Raymond Chandler)筆下的史派德(Sam Spade)般的偵探人物,但他寫作數本關於西部與偵探的題材,使他對好友離奇且謎樣的死亡事件深感興趣,與史派德不同的是,馬丁更缺少那份社會正義,在《梟巢喋血戰》(The Maltese Falcon,1941)中史派德(亨佛萊鮑嘉Humphrey Bogart飾)最後向社會規範靠攏把心愛的女人送進監獄或甚至是死刑,但在此片中馬丁卻是為心愛的女人安娜而答應與警方合作,但在被安娜斥責他出賣朋友後,馬丁又回絕警方表示將回美國。由此可見出不僅打破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所塑造的英雄般的神話角色,更將偵探所應具有社會正義(道德)在某程度上給予瓦解,雖然最後馬丁在看到因哈里的無道所造成孩童的犧牲,他才終於湧現道德感,但這掙扎的過程,對人性陰霾面的捕捉與詮釋是相當深刻與立體的,而非只是呆帳膚淺的英雄角色對抗社會罪惡。 所以這人性的複雜便從馬丁的身上體現而出,他先愛上哈里的女友,然後又為安娜而背叛哈里,接著反悔對警方的承諾。由此表現出好與壞人的定義並非簡化的對立,馬丁並非壞人但他束縛在自我情感下而無法向道德正義靠攏,而安娜的介入更表現出這複雜度,造成馬丁不是單純掙扎在友情與社會正義間,而是對哈里的雙重背叛(愛上安娜與出賣)。 片中也運用相當多的隱喻做為指涉,如:喜愛哈里的小貓,貓的陰冷象徵著哈里神秘的「死亡」,也代表他從事的地下黑市工作。哈里躲藏的地下水道象徵這整體事件的錯綜複雜;這對比著當馬丁與哈里會面的一場戲是在戰後殘破的遊樂場,他們坐上摩天輪,這圓的符號訴說著一切事件逐步明朗化;片末警方與馬丁在下水道中追捕哈里更詮釋出三層涵義的轉化,首先對警方來說更強化出這撲朔迷離的案情終於水落石出,他們派出大隊人馬圍捕各水道出口;對哈里來說,一幕便是表現他面對下水道的多方岔道,而警方追捕的聲音卻從四面傳來,使他徬徨不知該選擇那一條通道逃生,展現出迷惑與明朗的轉變,由警方變成哈里;最後哈里終於找到一個沒有警方守備的水道出口,但他卻已中槍,他虛弱的爬在樓梯上雙手伸出水道蓋的洞孔卻無力推開,鏡頭以遠景與特寫,對比出地上世界的寧靜與寬廣與地下水道中的狹窄。對哈里詐死的隱喻指涉首先是在馬丁意外在街道上發現對街屋簷下的哈里,當他跑向前去時馬路上突然衝過一台車阻擋他的去路,這車的呼嘯而過就連結到哈里傳言被車撞死的謊言,其後馬丁向警方訴說這經過,他們來到地下水道,此時警長說道:「我們應該挖的比墳墓更深。」代表哈里的詐死對警方造成的瞞騙,而真相卻在這墳墓的背後。
另外,全片運用許多歪斜的攝影構圖與人物臉部的特寫,來營造出事件的詭詐、不安與充滿疑惑(嫌疑)的氣氛,配合上室外夜戲那冷硬的光影切斷,及室內抽象扭曲的構圖,透露出濃厚表現主義(Expressionism)的視覺效果,其中由下而上拍攝螺旋樓梯的構圖,更影響其後許多黑色電影或懸疑偵探片的倣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