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八又幾分之幾的影思
關於部落格
如果電影就是要一直不斷的看 他媽的
我到底看了幾部
  • 101037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疏離的恐懼-鬼店(The Shining)

在恐怖類型的包裝下,影片所詮釋的是對人類生活關係的諷刺,解構出社會高度發展下,物質生活已不虞匱乏但在心靈與精神關係上,卻因為資本物質的堆積,逐漸使人形成物化與異化的生活方式,社會文明同時也壓迫著人們的心理,使自我走向精神的空虛生活。 傑克(Jack Torrance)在放棄教書後成為自由作家,在一次機會下找到一份飯店的管理員工作,這棟旅館擁有深厚的歷史,其遠離都市塵囂的寧靜更使傑克嚮往,希望在這冬季封館的時期,除靠著當差工作外,更能激發寫作的靈感,於是帶著妻子溫蒂(Wendy)與兒子丹尼(Danny)前往居住。旅館的富麗堂皇與取之不盡的存糧,使溫蒂十分歡喜,不過丹尼卻相當抗拒這過於疏離的孤絕生活,而他也慢慢發現這旅館所隱藏的恐怖秘密。 片頭的建構以俯視的大遠景來捕捉行車於山林間的傑克,樹林的遼闊與渺小的車身形成對比,預示出角色即將走入迷宮般的陷阱而失去自我,而飯店內的錯綜複雜與廣大也是一種迷宮的象徵。傑克為了寫作過著與世隔絕的隱居生活,最後走火入魔,如此的描繪在某層面上也就暗示著現代資本主義社會下,人們異化的生活與物化的消費競爭觀念,為了謀財幾乎可以放棄與社會的互動,成為封閉的個體,甚至不準妻子在寫作時對他噓寒問暖,所以傑克的離群索居便是自我異化的開始,導致最終的心魔漸生而終至瘋癲,這是對現代文明社會的一種警示也是批判。片末他迷失在樹林迷宮中也就是他喪失自我最好的註腳,迷宮中的特寫(凍死雪地中)與片頭的大遠景俯瞰成為強烈對比:大遠景/特寫、俯視/正視、迷宮之外/迷宮之內、生/死、動/靜,逐步看著角色走向自我滅亡的過程。 兒子丹尼受到家庭因素的影響(搬家),以致他在片頭與母親談話的一場戲,以消極的口吻說道反正在這也沒人陪我玩,整場戲他始終只是看著電視吃著早餐一邊與母親對話(甚至重複回答),展現出他對搬家的不滿與質疑到旅館渡假的孤絕生活。所以他自我幻想的另一自我(東尼,一個住在他嘴裡的小男孩)的行為-,便是對父母忽視的抗議。 溫蒂的角色與丈夫的關係,明顯可看出她服從丈夫就如虔誠的教徒溫馴的服從上帝一般,不敢對他有所忤逆,在一次傑克酒醉中意外對丹尼做出的暴力舉動,而使他手臂脫臼的事件,在與家庭醫師討論時也明確認為純粹是意外,甚至覺得是每個家庭也許都有的狀況。在飯店中對丈夫的咆哮也是唯唯諾諾以對,直到最後傑克暴戾的一面被激發而瘋狂後,她才挺身對抗丈夫的暴力,在這轉變下並非一般類型電影中不時會出現的一種「英雄化的儀式」,弱者在受到某種激發瞬間成為救世英雄。在此溫蒂內心的恐懼、慌亂、悲傷、痛苦、徬徨、驚嚇等等心理,都伴隨產生,而非類型電影中經常會出現臉譜化的角色塑造(此言並非貶抑類型的臉譜化,而應視其類型脈絡與意義用運而定),所以溫蒂最後的抵抗便說明她脫離傑克的父權統治,這表現在片末丹尼使計將父親困在迷宮中得到整全,也表徵出他也同樣自父親的暴力強權中解脫。 此片不論在技術里程或是類型建構上,都佔有影史發展的一席之地,全片雖然迥異於一般通俗恐怖片類型,有著沉緩的調性鋪陳,但相當深入去描繪角色內心的層次紋理,強化了都會人疏離化下經常被忽略的孤絕,即使是在家庭中,仍存在著這種貌合神離的疏離感,這潛藏在人類文明社會底下才是最令人恐怖與擔憂的。庫伯利克總是走在觀眾之前,將這些問題內化到電影中予以詮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