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八又幾分之幾的影思
關於部落格
如果電影就是要一直不斷的看 他媽的
我到底看了幾部
  • 101267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如何面對現實《家事美人》(Apron Strings)

兩個家庭,兩個文化,三個女性的故事。片頭導演便將這三種女性透過交叉剪接揉合在一起,經由美食做為彼此的連繫。安妮塔(ANITA)是美食節目的主持人;她的姐姐塔拉(TARA)做的是印度點心;另一位女主角蘿娜(LORNA)則正做著西點蛋糕。這安排分別隱約透露出這三個女人的角色性格與關係:安妮塔的形象是經由電視的再現,在塔拉的店中播放著,這也就帶出某種距離感與不真實感,稍後我們也由此知道她們是姐妹的關係,並且二十年來從未連絡;塔拉的店以傳統印度料理為主,象徵她是個傳統社會的婦女;蘿娜的蛋糕店主要是以結婚蛋糕為主,但蘿娜卻沒有完整的婚姻生活。經由令人食指大動的精緻美食隱喻,為其後的故事與角色關係做了暗示與鋪陳。
安妮塔與塔拉因為二十多年前的家庭紛爭而失去交集,在倫敦學習廚藝的她最後挺著大肚子歸鄉,使當時保守的傳統家庭無法接受並將她掃地出門,塔拉的情感也因此受到牽連。由此過往的事件可看出這兩種文化(英國與印度)觀念上的差距與衝突,這層關係對比著另一個家庭蘿娜與女兒的關係,她也交了一位英國男友並且未婚懷孕,甚至與男友分手,決定獨立撫養小孩,身為母親的蘿娜對此尚可接受,直到小孩出生當天居然是個黑人,蘿娜從欣喜的期待馬上轉變成崩潰的絕望,顯而易見這種族歧視問題由此渲染開來。雖然是兩個不相干的家庭,甚至在電影中安妮塔與蘿娜和她的女兒根本未曾碰面,但透過這今昔呼應的事件,帶出了不同世代社會觀念的更迭、限制與不同問題的產生。
延續著蘿娜的家庭,她有著過於獨立的女兒與過於依賴的兒子,她多年前將丈夫趕出門後,他在精神失常的情況下自殺,因此她感到愧疚。雖然片中沒有過多對她丈夫並的描繪,但卻可從她的兒子貝瑞(BARRY)的身上看到其影子,貝瑞是個不成材的中年男性,沉淪在賭馬與酒吧中,卻沒有一份正當的工作,甚至欠下大筆債款。由他的角色不僅看到身為母親的蘿娜維持這家庭的辛苦與負擔,也讓觀眾明瞭為何她丈夫缺席的原因。
塔拉的傳統、保守與安妮塔形成強烈對比,除了透過表現兩者居家環境的差異:現代感與傳統住宅;灰藍性的冷色調與橘黃的暖色調;低明度光影與較為明亮的光影。另外就是體現在安妮塔的兒子麥克(MICHAEL)身上,他是個同性戀者,當他坦言告訴塔拉阿姨後她絲毫無法接受,最後經過安妮塔的勸說才有所轉機(也使姐妹倆重歸合好),這再度顯現出這種觀念上的差異關係。然而重要的是這些觀念差異並沒有所謂既定的對與錯,不論是未婚懷孕、種族偏見與同性戀。蘿娜與的塔拉無法接受(黑人孫女與同志姪子),很大程度上是奠基於這傳統社會環境影響下的思維,這同時也展現出沒有絕對完美的人或家庭,每個角色在不同情境脈絡下有著自我的限制,對這種細膩人性情感與性格的把握是導演成功與使觀者動容的地方。自然的寫實氛圍也在此蔓延開來。最後我們看到這些角色都必須去面對與接受生活的現實層面,接受黑人孫女、接受同志姪子、接受失敗的兒子與面對曾經過往的傷痛。 所以經由這兩個家庭的內部關係,可以看到她們各自所背負的家庭問題,並且這問題不是獨立存在,而是充滿複雜的流動性,在不同的角色上卻可窺見相同或類似性的問題,在這種重疊交織的家庭、人性與情感關係中,導演以「二」為對比的主題:兩個家庭、兩種文化、兩的兒子、兩個家庭秘密(反目姐妹的過往與同志兒子),導演梳理得相當有條理。 這部影片是導演席瑪.尤瑞(Sima Urale)的首部劇情長片,她大學時學習電影藝術與電視,畢業後曾拍過記錄片與MV還有一些短片,雖然是首部長片,但在許多劇情處理、角色刻劃或技術方面都有一定水平的展現。
題外話,姜秀瓊導演的新作《艾草》(Artemisia,2008),片中也同樣探討到黑人孫女與同性戀兒子的問題,不論是否巧合,兩部片的連結更可多面的看出不同社會的導演在面對家庭、文化與社會等關係的處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