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又幾分之幾的影思

關於部落格
如果電影就是要一直不斷的看 他媽的
我到底看了幾部
  • 98674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幸福不是一種理所當然《幸福的彼端》(All Around Us)

幸福有許多層面的解釋,有宏觀的社會幸福到個人的生活幸福。在亞里斯多德的「目的論」中便指出人生的目的就是追求最終的幸福(社會觀的幸福)。此片沒有談論到如此嚴肅的話題,而是從日常生活的關係開始來闡述幸福的模樣,幸福不是與生俱來,而是需要經過生活學習的一種過程。透過我們經驗的累積並對生活或社會有所體會,才能逐漸觸摸到幸福的輪廓。幸福不是唾手可得,而是需要走過一段路程才能達到彼岸。 影片的故事可以分為三個部份來觀看,首先是男主角金男和女主角翔子小倆口的生活,呈現出他們會為了許多日常瑣事而吵嘴的情況;然後是翔子第一次懷孕卻意外流產,矛盾的她似乎無法面對第二次來臨的生活,偷偷將孩子拿掉,這心情上的矛盾與打擊使她陷入了抑鬱的生活;金男辭去了補鞋匠的工作,接下法庭速寫的工作,每日都看到社會上諸多不幸的事件與破碎的家庭,在這影響之下他面對妻子憂鬱甚至是不可理喻的情緒,都給予包容和傾聽,他們逐漸走出喪子的陰霾,並體認到生活的幸福感。 沒有好萊塢那強調緊湊的戲劇張力與凝聚力,導演以細膩的觀察來展現日常生活中的諸多細微的瑣事,使影片得以更走入我們的生活,話題從夫妻感情、性的生活到工作與家庭都有所刻劃,在看似平淡的敘事中卻能逐步凝聚起與觀者的共鳴。故事中金男身為法庭的速寫師之一,這類的繪畫其實是缺乏情感的,導演捕捉了許多法庭犯人的繪圖跟平常他私下的繪畫,如:畫妻子睡著時的模樣或岳父的素描,來對比出繪圖的感情,片中更捕捉他其實是不甚喜歡這工作,他常獨自躲到空無一人的地方繪畫,對接二連三的法庭速寫也頗感到厭煩,但面對現實生活這份工作的薪資遠高於一個補鞋匠,所以在某程度上需為了現實(經濟)有所犧牲,不過當經濟不成問題後,翔子卻因為喪子的傷痛而鬱鬱寡歡,這也就表明在資本主義的社會底下,當我們以為錢財萬能的時候,便經常忽略人性其他方面的情感,(這方面的議題賈克.大地(Jacques Tati)的作品有著深刻的詮釋)所以幸福的母題也再一次呈現,它不只停留在經濟的滿足,而是更深刻的人性情感。
當翔子在丈夫的扶持下逐漸走出陰霾後,她替一間寺廟的天花板做了一系列花卉的膠彩繪畫,這畫也就象徵出他們情感的昇華,與幸福意義的呈現。
若翔子夫婦的幸福是經過多重的磨合、包容與瞭解的過程,翔子母親的(幸福)狀況在某些程度上是帶有一些遺憾與妥協的。片中我們一直以為是翔子的父親出軌而拋家,最後母親才自己爆料出其實是自己先出軌,父親才忿而離家。不過最後臥病在床的父親有女朋友的照顧,並且相當快樂與滿足,母親也有著兒女的關照,而母親始終沒有簽下離婚協議書,最後也決定保留房子不予拍賣,也道出她對丈夫仍留有過往的思念,雖然微有遺憾但對現狀的滿足也同樣有著對幸福的追求,而這上一代的遺憾卻也在下一代達到了和諧的完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