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又幾分之幾的影思

關於部落格
如果電影就是要一直不斷的看 他媽的
我到底看了幾部
  • 98674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希望的延續《在世界轉角遇見愛》(The World Is Big and Salvation Lurks around the Corner)

這不是一部主打愛情宣言的作品,也不單純停留在家族間親情的描繪,透過祖到孫的三代家庭關係,揭露出保加利亞在極權統治下人民受到迫害的一面,同時也探討了象徵民主自由充滿希望的美國,其實也不過是個憧憬的幻象罷了。 故事講述男主角亞歷山大在一場車禍的意外下喪失記憶,雙親也在意外中過逝,他的棋王外公從老家趕往德國的醫院來探視,但亞歷山大卻已不識得眼前的老人,於是外公不斷用各種方法來喚起他的記憶,最後倆人踏上一段旅程,最後來到幼時待過的收容所中,在熟悉的環境中他逐漸想起了一切。 在二戰後原本站在德國一方的保加利亞被歸屬於蘇聯,成為保加利亞共和國,因此在片中可以看到外公因為諸多反動的行為和言論,曾兩次入獄,亞歷山大的一家也受到政治迫害在不得已下只有離鄉背井來到義大利的收容所。因此可以說這家族幾乎是處於流離失所的狀態,只能從老舊的相片中短暫的捕捉到瞬間完整的家族肖像。當然導演並非單純的站在右派的角度來批評左派的極權政治,在義大利收容所中也看到一位嚮往到美國芝加哥生活的角色,最後當亞歷山大重遊收容所時他卻仍在當地做管理維護的工作,原來他的美國兄弟沒有接他到芝加哥,而他也感嘆的道出所謂的自由民主的美國,其實人命直如螞蟻一般,坐速食店中吃飯都有可能遇到狂人帶槍掃射(請參考麥可摩爾(Michael Moore)的紀錄片《科倫拜校園事件》Bowling for Columbine,2002)。而當他們在義大利收容所時,卻也沒有受到平等公正的待遇,在自由的國度下他們的人權也仍遭到漠視與剝削。導演透過與現實社會的連結,客觀的對當時與當下的社會景況做了對比批判與諷刺。
影片利用亞歷山大從車禍的失憶到經由外公的引領到重新記憶,這意念的運用也就象徵著儘管時代不斷的演進與更迭,我們仍無法對過往的歷史有所遺忘,儘管再傷痛的痕跡(亞歷山大記起雙亡的父母),我們也不應抱持駝鳥心態,為避免哀慟而選擇遺忘,所以片中外公的角色其實某些層面上便是歷史傷痕的隱喻,不停對僵化體制的做出反抗與挑戰,他帶領著失憶的亞歷山大重新面對自我家族和國家的歷史,然而這歷史的記憶不是要我們過度的沉溺於其中,應是在新時代的情境下成為一種省思。
從極權的束縛到自由的時代,這過程可以體現在片中一輛紅色的小玩具車。在收容所時,年幼的亞歷山大只有一輛小玩具車做為消遣的玩具(應該是偷來的),當他的父親在與芝加哥談論國外自由的生活時,他便拿著玩具車在一旁玩,這似乎便說出他們的夢想其實就如這台車一樣,只是個玩具模型無法帶他們逃離這監獄般的生活,直到多年後亞歷山大舊地重遊,他又再找到當初藏匿玩具車的地方(小洞口),他將車帶回保加利亞的老家,便象徵著在極權的時代中獲得的解脫,這意象從亞歷山大回到家鄉時,鏡頭便捕捉到許多競選的廣告看板和海報,透露出自由的氛圍與時代的里程。片末亞歷山大與外公以擲骰,決定誰是棋王時,外公老練的擲出一對六,亞歷山大則擲出了「七點」和六點(其中一個六點的骰子一點破碎而成為七點),這就訴說亞歷山大象徵著新一代的誕生,打破傳統時代制約的精神。 導演細膩的去捕捉角色情感間的轉動,雖然處理的是歷史與政治關係的題材, 但導演利用輕快溫馨又不失客觀的態度來面對,經由一個家族的轉變來講述這個動人的故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