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又幾分之幾的影思

關於部落格
如果電影就是要一直不斷的看 他媽的
我到底看了幾部
  • 98674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初生之犢不畏虎《直搗蜂窩的女孩》

作為系列電影《龍紋身的女孩》(The Girl With Dragon Tattoo,2009)的終極版,故事採以多線敘事的形式呈現,焦點置放在千禧年的雜誌主編麥克為澄清女主角莎蘭德的清白,仍舊扮演著偵探的角色挖掘地下組織與政府間的密謀關係,地下組織的幾位耆老唯恐密情曝光,儘管是風中殘燭,仍重起組織來進行對抗,並與司法體系勾結聯合精神療養中心的醫師(過往曾是莎蘭德的主治醫師),企圖製造假病歷來陷害莎蘭德,此外在《玩火的女孩》(The Girl Who Played with Fire,2009)中莎蘭德同父異母的兄弟,也虎視眈眈要對她報負。在這些錯綜複雜的支線繚繞下,逐步帶出政府官僚的弊端與城市罪惡黑暗的一面,並揭露其一群道貌岸然者的假面具。整合三集看來可說是相當具有野心的著作,不只單單停留在一般通俗的懸疑偵探範疇,而能對政府體制做出省思。 雖然這不是典型的【黑色電影】類型,但仍可略窺出某些相類似的表現,像透過莎蘭德這不是傳統劇情片中絕對正義(派)的角色,來對比出更為醜陋邪惡的正派人士與團體,莎蘭德的父親札拉千科,是蘇聯的間諜晚期投靠到瑞典尋求庇護,政府因而成立祕密組織來保護這群投奔者,致使他們過著宛如透明人的生活,一切所作所為的惡行都被隱蔽,這也就成為推動三部曲的核心主旨,因 為身份的幽靈化,札拉千科長期對莎蘭德的母親施以暴力,但所有的政府機構都視而不見,在求助無門的情況下導致她用以暴治暴的手段火燒父親,最後被送進精神療養院,在傅科(Michel Foucault)的眼中精神病患者會被送入醫院集中管理,是因為他喪失工作能力,在資本主義之下是缺乏貢獻的一群,而在此莎蘭德則是因為她的理性將危及到政治機器的邏輯運作(政府與蘇聯間諜的共謀關係),所以強制使她成為法律名義上的非理性者,有誰會認真傾聽一個經神病患者的話呢?這種集權專斷的手段到當代的社會仍是屢見不鮮,一但有危及到科層體制或少數寡頭的利益時,被犧牲者總是底層失語的賤民。
不過可幸的是莎蘭德有替她發聲的代理人麥克,他無懼祕密組織會的暗殺與威嚇,把一切搜羅來的資料編輯成莎蘭德的自傳,透過她的遭遇來揭露社會與政府的陰暗面,這一切的高潮徹底展現在法庭戲的審理,如同所有古典類型電影一樣必須進入慣例化的高潮儀式,冤屈的洗刷與平反,再帶出邪不勝正的母題,壞人終將得到懲罰,莎蘭德以被養父性虐待的偷拍片與假病歷,推翻心理醫師假人道的面具。然而此處也相當令人振奮的是莎蘭德從病床再到囚牢的狼狽模樣,與她過往的視覺系龐克造型大有落差,所以法庭上她再度恢復龐克的裝扮,也同樣完成觀眾對類型化角色的心裡期待。
在片中的負面角色裡,莎蘭德同父異母的兄弟算是較有意思與令人同情的角色,因為他完全是在札拉千科的制約下長大,成為他的殺人工具,因此他是缺乏完整的理性與自由的客體,是個相當孤絕的角色,因為他先天上的缺陷使他沒有知覺,所以這部完整的感知能力也限制了他身心理的發展,最後成為受人擺佈的殺人機器,他可說是幾乎在半意識的狀態中活動,他與莎蘭德同樣都是暴力宰制底下的犧牲品,不同的是莎蘭德的理性自覺使她獲得救贖。 整體而言雖然敘事網絡繁雜,但卻不失工整性與清楚的脈絡,並擁有獨特的觀點與意念的闡述,在結局的收尾也乾淨利落面面俱到,唯獨莎蘭德兄弟的角色,在片中缺乏推動敘事、補充事件等功能,勉強說大概只有增加莎蘭德處境的危機感吧。但此外而言仍是部精彩的三部曲作品,假設好來塢進行翻拍的話,可能也只有官能震撼的營造可以有所突破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