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又幾分之幾的影思

關於部落格
如果電影就是要一直不斷的看 他媽的
我到底看了幾部
  • 98674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漂浮的孤獨《命運化妝師》(Make Up)

經由一場死亡意外開啟故事,也由另一場死亡將故事收尾。在孤獨與疏離化的大城市中,人們的情感連結因為疏離而更趨複雜。敏秀身為優秀的大體化妝師,某日卻碰上了疑似服藥自殺的高中老師陳庭,並認識到她的丈夫聶城夫,一位在過往與聶城夫有所過結的解職員警,認為陳庭的死並非單純,夥同了敏秀要追查出真相的始末。 「疏離」是全片的一個核心詮釋的題旨,女主角敏秀自小就透露出她與同儕間的距離,課堂上選擇獨自畫假人的妝也不與同學互畫,並且也身處在破碎的家庭,當父親離家後她只能面對空盪的房子和終日不語的母親(最後中風),所以片中一幕是敏秀在客廳時電視正播放著田馥甄的《我寂寞寂寞就好》做為角色性格的指涉,而這影射更同時指向位於畫面前景中風的母親,一臉漠然的坐在椅上,在丈夫離開後就獨自過活。如此也就不難理解敏秀在片中與人過度疏離的情感,只有在面對父母雙亡的助理時才略見關懷的痕跡。
精神醫生聶城夫娶了一個無法愛他的女人陳庭,在他發現原來陳庭是女同志後,濃烈的愛轉化成激烈的恨,這就透露出現代都會人的生活困境與同志族群在歷史上所背負的宿命,陳庭與敏秀在片中的社會身份與互動關係挑戰了雙重社會禁忌:師生戀(陳庭是敏秀高中的音樂老師)與同志情,當她們分手後陳庭來到台北生活並妥協了主流異性戀的價值規範,與自己的精神醫師聶城夫步入婚姻,因而開啟了另一個終將破碎的家庭,在墮胎後因用藥過量死亡。聶城夫因是醫生的身份所以擁有中上階層的社經地位,但這也更對比出在物質生活的富裕下,更顯得心靈的空洞與情感的扭曲,既然他無法擁有陳庭那他寧可冷眼旁觀她走向自我毀滅的道路。 陳庭在片中是處於一個弔詭的角色位置-「不在場的出席」,片中我們只能透過回憶的碎片(敏秀)和家庭電影的片斷(聶城夫所拍),來組織陳庭的角色,所以她並不是現實當下與在場出席的人物,只有透過他者的記錄:回憶與錄影,來構成出席。有趣的是我們可以再經由這兩種再現陳庭的方式來窺探出,陳庭與他們倆人的關係,片中的敏秀是經由回憶來帶出與愛人的親密過往,而聶城夫是經過影(錄影、靜照)像才能帶出過往的一段親密時光,一個是存在於個人心理深層的回憶,一個是經由攝影機載體記錄在硬碟或磁帶上,需要透過影像的放映才能召喚的記憶,由此表述出了直接與間接的情感關係。
全片的敘事結構與角色建構上都有其完整性,以偵探片的懸疑手法來推展故事,並逐步挖掘人性情感的陰霾,散發著一種悲觀的浪漫色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