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又幾分之幾的影思

關於部落格
如果電影就是要一直不斷的看 他媽的
我到底看了幾部
  • 98674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每次翻滾,都是一段記憶《翻滾吧!阿信》

此片討喜的特色在於混合類型的呈現:喜劇、勵志、幫派、傳記、運動電影,以對體操的夢想與追求為核心,利用幫派事件為故事的轉折,最後以勵志的運動精神翻滾出完滿的圓,然而這由身體畫出的圓背後蘊含了多少回憶與故事!所以導演在片頭的設計雖然平實卻頗具巧思,我們首先看到主角阿信獨自在體育室的單槓上練習翻滾,卻不幸發生意外,由此翻入故事的記憶當中。闡述出每一次的翻滾跳躍,其背後都是經由這些記憶的傷痛、感動、衝突、磨合…所組成的。這也是此片的動人之處。 有印象紀錄片《翻滾吧!男孩》的觀眾,除了那夥小朋友外,教練是另一條紀錄的敘事軸線,經由教練與阿姨的回憶我們得知教練有一段荒唐放縱的過去,《翻滾吧!阿信》便是建基在這一段自我放逐的慘綠歲月上。 影片先鋪陳阿信幼時就深受歌仔戲中翻滾、跳躍身段的吸引,因而加入了學校的體操隊,雖說小有成績但被母親認為過度沉迷而被迫退出,此後阿信(為了報復母親?)開始過著自我放逐的墮落生活,每日和好友菜脯打架鬧事,在一次意外之下得罪了地方老大而跑路到台北,仍是過著整日打殺的日子,但阿信開始厭倦了異鄉人的生活,菜脯宛如《小凱撒》中的主角混混般誇下豪語,要爬上老大的位置,但在另一場意外下卻走向毀滅之途。阿信帶著傷感回到宜蘭,決定重拾體操開始新的生活。 關於影片的評論已相當多,所以在此略以不同的角度出發,試圖翻躍出不一樣的視野。 影片透過阿信發展出大小事件的衝突,但其實可以說是阿信的心理反射。先從母親的角色談起,母親說服教練讓阿信退出體操的一大主因在於他有些微的長短腿,以致他的某些動作總是無法完美,所以這身體上的缺線便形成潛在的矛盾:我適合練體操嗎?這體現在許多人在追逐自我過程中會產生的質疑。當阿信自我放逐後的兩個主要角色小樹與菜脯,可以化約的講述是一個人心理上的正反面向:正義與墮落,小樹一度勸阻阿信的荒唐生活而回到體操隊,象徵著阿信的心底仍對體操的念念不忘,菜脯則是象徵阿信心理陰霾的一面,是一種墮落、脆弱、灰暗的表現,帶領他走向迷途。這過程可以看成是阿信在生命旅程上面對轉折、叛逆的矛盾。所以菜脯的死亡就意味著阿信終究是善勝於惡的心理交戰。
另外,片中一個有趣的部份是女主角是位B.B.CALL的電話秘書(我不知道現實是否如此),在阿信的生活中充滿著爭鬥與殺伐,可說就「視覺」上是血腥暴力的,唯獨透過「聽覺」才能獲得心靈上慰藉的避風港,所以女性在此不是被男性觀看下的快感,而以另一種方式再現男主角對女主角的情感依賴。
勵志電影如果太過嚴肅就易流於說教,《翻滾吧!阿信》以通俗化的類型包裝,富有喜感卻不做作、勵志卻不說教、煽情卻不濫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