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又幾分之幾的影思

關於部落格
如果電影就是要一直不斷的看 他媽的
我到底看了幾部
  • 98674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與戲《再演一齣戲》

影片根植於傳統的敘事意念底下,探討傳統家庭中同志與家人的直接關係,故事講述男主角邱俊凱和男友林家皓正在準備畢業公演的舞台劇,兩人親密的互動關係牽引起母親的對兩人關係質疑,憂煩唯一的兒子是同志的事實,俊凱也擺盪於要不要直接向母親表明兩人的同志感情,以求取認同甚至支持。同志家庭是許多男女同志都勢必面對的生命課題,不論選擇逃避、漠然、暗示、面對…,都蘊含某些無可名狀的壓力。 「家庭」與「戲」是 此片的兩個核心重點,首先就家庭來切入,俊凱的男友是來自香港的華僑學生,所以身處異鄉的台灣對他而言缺乏「家」的歸屬概念,然而面對香港的家他卻又意興闌珊,一場戲捕捉香港的母親打電話催促他趕快畢業回來幫忙父親的工作,但他卻顯得厭煩,然而在台灣的異鄉卻又無法正大光明和俊凱共組「家庭」,對此導演也運用了母親的支線作為對比,母親金蓮是單親媽媽,與ㄧ位中年男子有感情的發展,男方最後還提出求婚的請求,顯現出傳統社會中異性戀家庭的應許,與同志家庭的缺席,所以片末呈現母親與男友坐在台下雙手緊握,看著舞台上自己的兒子和家皓的戲,戲中安排俊凱必須離開家晧作為收場,表露出異性戀的結合與同志情感的拆離。另外,在現實生活中家皓是必須離開的一方,俊凱則希望他能留在台灣,而舞台戲中則是顛倒,家晧是現代人,俊凱則是穿越時空來到現代的古人,因此必須離開現代回到古代,由此可窺見不論現實生活或是舞台劇中,同志家庭的概念都是受到拆解的再現,隱涉出無形的壓迫與無奈,或是悲觀的情感意念。這種「無家」且被壓抑的同志情感狀態,另外也表現在俊凱與家皓在片中並未有任何親密的互動,除了一場戲捕捉俊偉不慎滑倒,家皓抱住他的畫面,雖然有肢體的親密但並未建立在情慾的身體接觸,然而在網路MSN的聊天中,卻可見到兩人親密逗趣的對話,俊凱問道家皓是否有在想他,並想抱著他,家皓則玩笑似的回應才不讓他抱…,這網路對話形成片中兩人最親密的互動,但卻依存虛擬且平面的網路而呈現,似乎展現同志情感或情慾(地位)在社會中被虛擬化的缺席主體,這也就可以延伸到一般人對同志通俗的刻板印象覺得噁心、變態或違反自然,其實也就連結到同志性關係的禁忌,性一般而言是保守的禁忌話語,而同志的性慾更是被視為「異端」的禁制。因此片中兩人肢體的親密接觸只滯留在意外之下的碰觸,真正的情慾則是非真實的網路虛擬化處理。然後母親的突然闖入阻斷兩人的對話,俊凱慌忙的蓋起電腦,並佯裝要寫報告的慌亂模樣,更加深刻化同志情感是必須被收拾、關閉與假裝掩飾的姿態,在此有趣的一幕是母親拿香蕉給俊凱,畫面捕捉他兩手各拿一根香蕉,暗示了自我的同志身份。 人生與戲的交纏繚繞許多經典的後設電影《法國中尉的女人》或《法國中尉的女人》都有細微的詮釋,描寫境況脈絡下卻有相類似或糾纏不清的命運關聯,以致無法輕易二分「戲」與「現實」決然區別。《再演一齣戲》中利用簡約的後設意念投影出俊凱跟家皓兩人的同志感情,相互徘徊在離與去的主題當中,流露出一股憂傷的惆悵,現實生活中是空間地域的距離,戲劇中是古今時間的分離,似乎指出同志關係不論在時間或空間的軸線上,都受到主流性別理想的鉗制,是相當悲觀的詮釋,不過導演在現實或戲劇中都沒有給出一個立即封閉的答案作為結局,觀者不知道戲劇中的俊凱跟家皓最終是否分離收場,也不知道現實生活中家皓是否回去香港,而俊凱的母親是否接受自己的兒子有個男的兒媳婦,所以影片雖具有部分的悲觀意識,但也給出很多令人思考的起點,引領許多異性戀思域底下的人可以如同俊凱的母親一般,逐漸進一步「完整」的了解自己的兒女,雖然沒有通俗劇中或悲或喜的既定結局,但片末母親靜靜與男友坐在台下,看著兒子和家皓對手的演出,不論是否徹底的接受,也是重新整理親子關係的起點,所以全片最後不提供一個穩固的結局,反而是回歸到生活面給出一個思考的起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