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又幾分之幾的影思

關於部落格
如果電影就是要一直不斷的看 他媽的
我到底看了幾部
  • 98674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尋找性愛的活死人《戰慄》

一般科幻或是某些災難與恐怖片的類型電影,在片頭會構築一個入口的類型慣例,這入口首先描繪出一個美麗新世界的藍圖、追尋未知的神祕答案或是一場狂歡渡假,例如:《普羅米修斯》中尋找人類的起源、《大蟒蛇》對原始部落的研究、《鐵達尼號》一個新世界夢想的啟航、《失嬰記》中新居婚姻生活的開始、或是許多B級電影都起始於一場朋友的渡假:《黑色星期五》或是《鬼玩人》系列。然後接下來的類型慣例則是瓦解這些被建構的美好願景或是歡樂氣氛,以一場無可收拾的災難進行取替,從中再混入偵探類型的元素,經由主角的各種線索收集與推測,來解釋造成破壞的主因或導火線。 大衛.柯能堡在70年代便已經相當成熟的把這些類型慣例置入《戰慄》之中,他首先以一系列簡報式的手法來描述位於蒙特婁的一棟銀河大樓的介紹,擁有各類自給自足的設備與良好的生活環境,來吸引房客。柯能堡在片頭交叉剪接大樓中三種不同的景況來逐漸切入題旨:一對夫妻來大樓尋覓住所、一名肥胖的老者將一名年輕女子掐死後,將她肚子頗開然後倒入不知名的液體,隨後他也引刀自殺、一位男子在刷牙時突然嘔吐,然後又按壓肚子似乎在檢視什麼。柯能堡在影片前段設計諸多或大或小的各種人物的怪異行徑,來增添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懸疑感。不過一旦疑問逐步獲得解釋之後,片頭的三方交叉剪接則顯得趣味盎然,原來老者是一名醫學博士,研究出一條蟲來意圖增添人性彼此的愛慾關係,但實驗卻失敗,反而使蟲成為控制人類性慾與理性的災難,所以他殺害的女子則是他合作實驗的學生,一場宛如異教儀式的謀殺其實是博士為了消滅自己創造的害蟲,然後再引咎自殺,這是第一層的解答,第二層的解答是,交叉剪接到一名同樣是腹部有異狀的男子,之後觀者可以得知原來蟲進入人體後會驅使人不斷跟他人發生愛慾關係來散播蟲的增殖,於是在此的伏筆則隱射出被殺害的女子和此(已婚)男子之間有著外遇的關係,也就展開蟲的傳播。此處另一個有趣的延伸是老博士是自殺,顯然他腹中並沒有蟲,也就說明被殺害的女子(也是學生),並沒有跟他發生關係,而是和其它大樓中的男子,相形之下研究性學的老博士發明這增進愛慾的蟲,也就顯得諷刺。 就B級片的元素來講,柯能堡也玩弄了諸多鮮明的符號:解剖或腸穿肚爛、不明異種、活屍般的追躲、性慾,並且突發奇想能將異種(形)結合人性的愛慾,讓宛如活屍的人成為一群饑渴於性慾望的異種人類,從中省思嬉皮運動底下性解放的氾濫。另外許多B級片經常讓人誤以為純屬低級的惡搞,但其實在官能刺激的滿足底下,有些導演也注入相當深層的人文意念。《戰慄》即思考了性慾與理性間解放與壓抑的關係,當性革命思維把身體性慾從宗教與傳統道德束縛中提升出來後,卻又成為另一缺乏理性形式的實踐,所以柯能堡在片中即詮釋了缺乏理性思維底下的各種荒謬的性慾,來給予重新的詮釋,也引人思考當然迂腐的傳統保守必須被批判,但性解放也不直接等同於前衛的革命,而關乎人們的理性是否走在革命之前,而非導致不可收拾的災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