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又幾分之幾的影思

關於部落格
如果電影就是要一直不斷的看 他媽的
我到底看了幾部
  • 98674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情感、信仰與信念之間《犀利母女》(Diabolical Dilemmas)

影片以類似逗馬的風格攝製而成,看似紀錄的美學手法讓劇中母女間的衝突事件更加貼合於我們的日常生活當中,並可延伸到諸多不同的層面來思考,例如:《為巴比祈禱》也是座落類似的家庭問題,篤信基督教的母親無法苟同身為同志的兒子,因而引發家庭衝突。雖然《犀利母女》為短片但從探討的題旨到整體戲劇的鋪陳,角色內心的演繹都部署的相當完整且深入人心。 故事講述一位單親之母是位事業有成的女強人,身兼醫師與議員之職,是典型的女性主義者,女兒安娜因受到回教朋友的影響,開始披上頭巾成為回教徒,母親不論在跟親友或面對媒體的採訪,都以自由開明的態度給予安娜正面的鼓勵,並且私下也替安娜的選擇辯解,但母親內心深處仍舊伏有暗潮洶湧的矛盾,看著即將搬離住所的安娜,更懷有萬般不捨,在信仰、信念與親情間的多重拉扯之下,引人深思,我們無法指責母親的虛偽,因為人性的複雜與矛盾絕非教條的道德標準得以解釋,相對,之於女兒漠然的態度也不能完全評判她冷酷無情,而應該思考雙方該如何以新的態度來看待彼此關係。
片中主要在細膩的描繪母親一方面極力的接受改變信仰的女兒,另方面卻又暗自相當質疑,當然脫離宗教觀點,我們可以更生活化的解讀是身為一個母親嘴上既希望兒女儘早獨立,但心底其實又萬般不捨。所以片頭便表現安娜與母親漸行漸遠的暗喻,當母親端茶給安娜與她的朋友時,她們卻在禱告,母親只能默默放在一旁後離去,接著當她們一行人離去後,母心也只能從窗口目送安娜,當晚母親也透過電腦看著安娜接受回教徒的畫面。三重母親與安娜觀看的距離意象─從旁的默默送茶到窗口的目送,最後是透過虛擬的電腦畫面來觀看,表露出女兒逐漸遠離母親的無奈心境。另一幕母親整理安娜的衣物時突然悲從中來的痛哭,又或是母親躺在安娜的床上,隨後突然起身拿紅色油漆來塗刷牆面,最後觀者得知母親是要塗抹掉牆角安娜自小開始的身高紀錄塗鴉,殷紅的油漆也表徵出母親淌血般的傷感與憤怒,所以最後這憤怒在一場安娜與教友的飯局上宣洩而出,母親無法再容忍被疏離於莫名的可蘭經話題當中,而打扮成修女的裝束以示抗議。由此可看出導演對角色的衝突與情感的描繪是相當有步驟的去鋪陳與刻畫,捨棄粗糙的二元化處理,或是區辨誰是誰非的論戰,安娜有絕對自主的自由去選擇宗教,但在此之下卻忽略的對母親的關懷,母親在矛盾與糾結的衝突下,也忘卻尊重安娜的多元性選擇,在這一層關係下更是對母親有極度的衝擊,因為當信奉女性主義的母親無法再以一貫宣揚女性獨立自主的選譯態度去面對後,無疑也是挑戰自我信念意識的痛苦。透過影片導演並非要去瓦解或建構一個「家」的樣貌、宗教的對立或甚至是反(懼)恐的探討,而是回歸到家庭中各自信念的衝突與情感的糾結,進而再現人性情感的複雜互動,成為此片最深刻的思考與引人入勝的感動之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