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又幾分之幾的影思

關於部落格
如果電影就是要一直不斷的看 他媽的
我到底看了幾部
  • 9785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的恐怖室友》(Roommate)

此片改編自日本作家今邑彩的同名推理之作,描述女主角擁有多重人格分裂的情況,並透過這些人格的轉換下,營造出詭譎懸疑的表現主義氛圍,並推展出通俗劇中常見的性侵猥褻手法(通常是男性侵犯女性),來作為整體敘事的基底,所以這部作品的一大特色是影像感上具有傳統「德國表現主義」的光影以及低明度打光的手法,故事意念上是通俗劇的脈絡但又混合「偵探片」的推理敘事,敘事手法則近似大國民透過女主角的日記、男友的敘述來拼湊出事實的真相,角色上則利用多重人格分裂的精神病症,來塑造人物複雜的懸疑感。
 
就這些特點看來,影片一邊援引傳統另方面也混合新的時代性原素,在最後的結尾更鋪陳新的高潮讓觀眾的新鮮感得以翻越另一層次,這種如螺旋梯般的懸疑環繞,又或是俄羅斯娃娃的層層密套手法令人玩味。
 
影片的開頭即類似於好萊塢的「偵探片」與「黑色電影」,在黑夜的雨中我們看到一起兇殺案展開調查,隨後是員警尋獲女主角的日記,並從日記中開始回溯緣由,犯罪、兇殺、黑夜、調查、雨以及倒敘,都是黑色電影常見的類型慣例,然而黑色電影也受到表現主義的影響甚多,如:低光度攝影、黑白分明的硬式光影或陰影的投射等等。
 

我的恐怖室友》中便大量利用這些方式來刻畫帶有恐怖與詭異的氣氛,如回溯的最初,女主角春海因車禍躺在醫院病床上時,一位親切的護士前來慰問他,此時背景逐步出現一個拉長的黑影投射於天花板,象徵著吞噬與侵佔,此類似的手法也出現於春海的「室友麗子」她尾隨一名晚歸的護士走過隧道時,畫面捕捉麗子寬大的黑影逐漸要吞噬護士的錯覺,這幕在希區考克的《火車怪客》中也出現在兇手乘小船跟隨在被害人之後,並在隧道中兇手的身影吞噬了被害人,《我的恐怖室友》在此做了仿佛致敬的經典畫面。
 
我的恐怖室友》中一個很好的母題意念是把多重人格分裂轉喻成「室友」的概念,相較於某些引用多重人格分裂症的精神狀況,來闡述附身或邪靈等的鬼怪影片,「室友」的概念則顯得新鮮與動人,既說明了同一空間(套房等同身體)狀態下的不同身份,也表明了春海這一角色的孤獨心境,過去春海因為被性侵(生父或繼父?)加上母親的漠視,讓她逐步產生攻擊性的人格來防衛自我,但另一個較為和善親切的人格則顯現她渴望陪伴的孤獨。
 
全片在處理繁複的懸疑情結鋪陳與表現手法上都具有完整性,在把文字轉化為影像的過程中,也非呆板的移植,而是引經據典利用電影史上相關的特色脈絡,來賦予強烈的影像感是此片的一大特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